养鸽场

认真写文。

© 养鸽场
Powered by LOFTER

〔胜出〕星际宇航员的信

我注视着群星,

亦注视着你的眼睛。



01、

他们说大气层之外有不一样的世界。

他们说行星的运行轨迹是朝着恒定的方向。

他们说地球距离最近的金星有4150万千米。

他们说,我们是渺小的。

可是我想告诉你,我们是孤独的。

02、

今天是绿谷出久消失的第5天。

空荡荡的房间一角堆积着垃圾,窗外是凌晨晦明的天色,灰蓝色的光渗透白色窗帘。无人的客厅电视荧屏在独自闪烁,时而刺目的白光将整个空间照亮,白墙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照片,它们无一例外地被撕去了一半,触目惊心得像是伤口。

电视开始播无聊的综艺,女主持人满面倦色,鲜红的嘴唇开开合合,话语和唾沫星子一起喷射。

可到了某一刻,她突然顿了顿,接着快速地播报,今日12点依然没有接收到来自新纪元载人航天器的无线电波。这些字句被刻意含糊带过,时长甚至不及三流女星的绯闻。

这时候房间的另一角有个蜷起身体的人影晃了一下,一声沙哑的哼笑像是塑料花被揉碎发出的声响,那团影子窸窸窣窣地伸出一只手,在地上胡乱摸索找到了电视遥控器,按了电源键。

女主持人连同画面一起消失,遥控器被摔到墙上磕得稀烂。

那只手就像失去了生气,垂在地上一动不动。有些苍白的皮肤包裹着因用力而青筋暴起的肌肉,顺着手臂线条可以看见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那是个金发的男人,下巴长满了乱糟糟的胡茬。

“回来啊。”

他快被额前乱发遮住的眼睛充斥着血丝,殷红的眸黯淡无光,他自言自语着,声音低沉得像是梦呓。

“给老子回来啊,废久!”


孤独的兽发出悲哀的低吼。

03、

“我是个工程师。”

“我曾把一腔热血都献给我的事业,航天工程。”

“我的梦想,是探索大气层之外的未知。”

“我深爱着包罗万象的宇宙,我爱它的深邃浩瀚。”

“可是现在。”

“我爱的宇宙却把我的心带走了。”

“我该拿什么爱它?”

04、

三。

绿谷出久紧张而兴奋地挪动了一下身体,他的眼睛却牢牢地粘着那方小小的屏幕,不曾离开一下。

二。

他的心快要跳出胸腔,汗珠顺着脖颈流下。绿谷出久咽了口唾沫,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家家门被大力敲打的巨响。

一。

电视上火箭随倒数腾空的一刹那,绿谷家的门也被失去耐心的人粗暴地打开了。绿谷出久终于抑制不住从坐垫上一跃而起,欢呼雀跃着涨红了圆圆的小脸。

而下一秒他就被破门而入愤怒的幼驯染给揪住了耳朵,还被两只胖乎乎的小手恶狠狠地揉了脸。

绿谷出久捂着自己发红的圆脸,大大的眼睛里盛满了委屈和泪花,可怜巴巴地盯着爆豪胜己看。

爆豪胜己却眉毛一横像个魔王,极其嚣张地放大话:“不就是火箭吗!我长大了就能做比这个好一万倍的!”

绿谷出久吸溜着鼻涕,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傻乎乎地说,小胜真厉害!

05、

当他乘坐的航天器失灵的那一刻,绿谷出久就冷静的可怕。

他清楚地知道,回不去了。

他凝视着那颗发出莹莹蓝光的星球,那种颜色是孤独的,却又极尽温柔的。

他回想起和爆豪胜己的过去,最先浮现的却是小时候爆豪胜己把一块冰塞进他的衣领,绿谷出久不合时宜地笑了,他有意无意地抚摸了一下心口。

他打算思考点别的,却发现自己脑海中满满都是爆豪胜己。他们在一起太久了,从小到大所有绿谷可以记起来的事情都有爆豪胜己的参与。

绿谷平时没空去想这些,此时此刻的情境倒是为他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契机去怀旧,绿谷本以为自己想起来的都是爆豪胜己怎么欺负他,却惊讶地发现自己每一个哭泣的时刻都有一个金色的脑袋离他很近很近,生气地给他擦干眼泪。

然后蹲下来背起他,一边走一边用没好气的声音数落他的没用。

但是如果恰好是夜晚,小胜就会格外安静,心情好的时候还会告诉他天上的星星分别是什么,有哪些好听的名字。

晴朗夜色,繁星伴着少年。

而当绿谷出久费尽千辛万苦终于离他心心念念的星最近的时候,他却回不去了。


那颗唯一属于他的星球离他好远好远。那个唯一属于他的人和他隔着一条小行星带。

那个金发的小胜,那个凶巴巴的小胜,那个会背着他的小胜,那个会给他讲天上的事情的小胜,那个他深爱的小胜。

再也见不到了。


绿谷出久心死了,悲哀感流遍每一条血管,他想哭,却连哭的力气都没有。


他说,小胜,救救我吧。

06、

直播的火箭发射新闻被突兀地掐断,所有人都没有听见那最后一秒的倒数。

之后的第二天,早间新闻用了三十秒播报,新纪元载人火箭失联,疑似登陆失败。

街头巷尾仅有无人问津的报纸在大肆写着可笑的猜测,这些加粗黑体的大标题只有一句话——新纪元?失败品?

所有的消息渠道都被政府封锁,人们无从得知火箭发射之后的下落。万幸的是人类世界每天都在压抑繁忙地运转,这些与自己吃饭问题无关的活动只不过是社交谈资,更何况,那个新宇航员的面孔和名字都是前所未闻。

自然无人关心他的死活。

他们不会知道,火箭发射这一天是这个年轻宇航员的生日。

他们不会知道,这个叫做绿谷出久的年轻人笑起来眼睛里仿佛有星河。

他们不会知道,政府因耗资过大强行终止了最后一次发射测验,尽管那个名为爆豪的工程师多次申请。

他们不会知道,火箭发射,就成了两个人之间的永别。

对于生活在地球上的人来说,这一切不过是多了一个太空垃圾。也只有政府会迁怒于这项目负责的首席工程师,将自己的轻率决策归咎成他人的错误。

可绿谷出久在火箭发射那一刻,心中想的还是那片浩瀚星空,以及他爱的人。

他很单纯,却要面对死亡。

而所有的质疑和过错,由被留在世上的另一人独自承担。

tbc.

啊我是甜甜写手trust me.

剩下的以后有空补完,很短的吧(?)

评论 ( 5 )
热度 ( 2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