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鸽场

认真写文。

© 养鸽场
Powered by LOFTER

【胜出】舍友 01

·甜向慢热·很普通的恋爱故事



01、








清晨和煦的风从满树盛开的樱花间吹过,卷起一阵清新的淡香,昨夜雨后仍然湿暖的空气让人从头发根到脚趾都感到舒服和惬意,阳光从樱花树间的通道上徐徐铺开,又被树影剪成破碎的暖金色。




这是绿谷出久在大学的第一天。他骑着单车从这样温柔的风景中经过,眼中心中满满的都是期待和兴奋。他来的很早,路上只有备课的教授和几位拉着行李箱说说笑笑的女学生,绿谷干脆伸开双臂,只用脚蹬着车,肆意享受熏风从脸颊和手臂上拂过的凉爽感,他渐行渐远的身影留下一段段光斑,就像每走一步都发着光一样。




他在心里对自己快活地说,绿谷出久,恭喜你成为一名大学生。




他把单车停好,拎起自己满满两大箱的行李,脚步有些不稳地走进寝室楼。一路上他对自己遇见的所有人都微笑着打招呼,熠熠生辉的眼睛像是一块温润的翡翠玉,阳光也在里面流转。他很快来到住宿管理中心,和宿管大爷问声好开始办理住宿手续。





那些条目填写起来并不费事,绿谷一边写着一边回想起昨天早上妈妈给他的离别拥抱,那个总是笑得很温柔的女人在那一天也落了泪,绿谷手忙脚乱地想要为妈妈擦去泪水,却被那双温暖的手轻轻握住。绿谷引子的脸上满是泪痕,然而她笑得比谁都开心。







“出久长大了,妈妈好高兴。”



“去吧,去尽情追求你的梦想吧。”





绿谷一想到这里鼻尖又有点发酸,但是他忍住的同时笑弯了嘴角,脸上的雀斑都在动,眉眼间都盈满了如晨曦微风的笑意。宿管大爷很慈爱地看着这个安安静静的男孩,他的脸庞并不令人惊艳,却有一种淡淡的很温和的气质,就像是屋外的清晨阳光,不刺目也不灼热,是更加接近体温的暖意。让人打心里的想要接近,喜爱他。





不像某些年轻人......大爷摇摇头,皱着眉头想起早上另一个来这里报道的金发男孩,性格咋咋呼呼的,真是没法和这个听话懂事的孩子比。





绿谷填完表格,扛起行李跟随着大爷来到他的寝室。推开一人通行的房门,他把自己的两大箱行李立在床边,打开窗户四下环顾起来,屋子不大,只有两个上下铺和一张窄窄的木桌,都打理的一尘不染。就在绿谷的目光被他上铺的一个行李包吸引的时候,宿管大爷耸了耸肩解释道,那个是第一个来报道的孩子的。绿谷闻言点点头,心里却有点惊讶,没想到有人来的这么早。




和宿管大爷道别,绿谷拿着一张密密麻麻写着备忘录的纸四处奔波,等一切都尘埃落定时他正好该去参加新生大会了。




这所大学的新生大会办理严谨,每一个环节都很庄严,大概因为这里是名校。绿谷出久一直在家乡读书生活,能够出席隆重的场合心情就像乘浪出行的船,忽上忽下忐忑极了。他特地穿了一身正装,虽然是廉价的牌子,但由于熨烫得整洁服帖又被他穿得一丝不苟,居然也显得有几分成熟的样子。




马上典礼就要开始了,绿谷出久赶紧找到自己专业的座位区域,特地挑选了个不易察觉的边缘位置坐下。





开场仪式无非就是一些场面话。听到一半时很多人已经坐不住了,甚至开始在下面窃窃私语。





“什么嘛......当我们是国中生吗,还搞这种浪费时间的东西。”


“就是说啊,听得我困死了!”




然而绿谷出久却保持着正襟危坐的姿势,没有半点懈怠和不敬。这倒不是因为他有多喜欢,只是绿谷觉得应该对别人有最起码的聆听的尊重。就在会场吵嚷声四起的时候,主持人突然高声宣布,接下来请新生代表发言。




吵闹声总算消停下来了,似乎大家都对这位新生代表很感兴趣。在一片寂静中绿谷也瞪大了眼睛想要看清台上发生的事。





伴随着不疾不徐的脚步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那个出现在台侧的身影上,出人意料的,那个人连正装都没有穿,一身随意的休闲服,手还揣在兜里,怎么看都不像是要在这么庄严的典礼上发言的新生代表。





那是一个有着狂气笑容的男生,他淡金色的发像刺一样支棱着,那双深红的眸子玩味地扫过大片黑压压的人群,就像是领导者在审查下属。





台下很快就有人不满了,开始小声地议论,而那位新生代表似乎是懒得理会他们,不紧不慢地走到讲台旁边,朝着麦克风深吸一口气,没有开场白,没有致辞,也没有问候,他用足了力量,一字一顿地向全部的人说:




“你们来到这里的很多人,都自认为是精英。”




“我现在就告诉你们。”




他突然笑了,笑得张狂,然后他瞬间敛去所有笑意,猩红的眼中只剩下冰冷。他看向震惊的人群的目光仍是不屑的,高傲的,绿谷甚至感觉那像是猎豹盯着猎物的神情。




“我爆豪胜己,才是唯一的胜者。”



“而你们,都是些陪衬。”




他话音刚落, 台下立刻就从压抑的沉默中爆发,无数双手挥舞着叫嚣着让他下去,还有很多人踩着椅子朝爆豪怒吼,他们无一例外地感到被羞辱,许多打扮端庄的女孩子都像泼妇一样叫骂。



只有绿谷出久在这片混乱中仍是安静的,他默默的看着那个叫爆豪胜己的男生利落地两三步走下讲台,看都不看沸腾的人群一眼,径直走到自己的专属座位坐下。



似乎这状况让老师们都感到意外,毕竟新生代表都应该是彬彬有礼的,说出来的话比黄莺鸟的鸣叫还要婉转好听。但是这一届的新生代表......不少教授向挂着冰冷笑容一言不发的爆豪投去担忧的目光,毫无疑问他是出色的,但是这种做派,和砸场子没有区别。他要承担的后果可能远比想象的严重。






要知道能来到这所名校的人,家庭背景都不是些好惹的货色。




之后的典礼是在学生会的极力维持秩序之下才勉强开完的。所有人都不欢而散,学校的管理层更不用说,基本上都是黑着脸离开的。




绿谷出久随着退场的人群离开的时候,忍不住回过头朝爆豪胜己的方向看过去,他正在和几位领导交涉,可以看出来那些大腹便便的男人很不爽,个个面色凝重。而爆豪胜己却始终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态度无所谓得好像刚才那番话不是他讲的。




绿谷离得太远了,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他只是努力地踮起脚想要把他们的表情看得更清楚一点。



说实话,绿谷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个特立独行的男生如此上心,或许是因为他那股浑然天成的自信和强大气场,或许是因为他身上具有绿谷一直苦苦追寻又没有的东西。又或者是其他乱七八糟的原因……



绿谷的思考突然中断,因为他猛然发现爆豪胜己在看着他。



那个被团团围住问话的“犯人”手插在裤兜里站得笔直,阳光从礼堂的落地玻璃窗里穿过,柔和了他金发锋利的边缘。看上去就像着火一样。



绿谷出久感觉自己胸腔里的氧气在一点点流失,他无言地张了张嘴,心跳如鼓震颤,震得他耳朵发麻,听不到其他的噪杂。



爆豪胜己在看着他。那双时刻充满了战意和熊熊烈火的血红的眼睛,隔着一重又一重的黑压压的人群,像瞄准镜一样锁定了绿谷出久。



绿谷想低下头避开他的视线,可是眼睛就像不听使唤一样执着地对视回去,他突然感觉喉咙干渴得发紧,他急需一点水的拯救,才能不被这灼人的目光烤干。





爆豪胜己和他沉默对视足足有十秒,才扭过头去,用那张棱角分明的侧脸对着绿谷。





绿谷出久赶紧加快脚步离开了礼堂,心里长长舒了一口气。他和爆豪对视的时候有种奇怪的紧张感,这种感觉牢牢扼住他,挣脱不得摆脱不掉。他很久没有陷入过这样的被动中去了。



之后他满身疲惫地回到寝室稍作休整,开了一个典礼却像刚刚跑完马拉松一样折磨人,罪魁祸首当然是爆豪胜己。



然而当绿谷出久满怀着轻松的心情站住寝室门前,那张贴在门牌旁边的人员名单让他一瞬间惊得差点咬到了舌头。







绿谷出久用力眨了眨眼,又揉一揉,反复地咀嚼着那个赫然写在他旁边的名字。最终像被人抽干力气一样,怀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无力感瘫坐在门口。









——爆豪胜己。


TBC.

评论
热度 ( 2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