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鸽场

认真写文。

© 养鸽场
Powered by LOFTER

[胜出] 废土生存指南 01

是新坑。

01、



日落。废土。黄沙漫天。

爆豪胜己把半截快灭的烟头丢到地上,用开裂的鞋头碾碎。远处的夕日血一般刺目,被破坏的大气层已然无法拥覆如天谴的太阳,只好任它肆意挥洒烧灼的光。

一颗枯萎的铃薯花被大风吹跑。


爆豪胜己半眯起被沙土刺痛的眼睛,那对血色的眸子怀着绝境中野兽般的暴虐,以及看惯了残酷的淡漠。

然而此时它却怀着某种奇妙的茫然,就像一个吞肉嚼骨的野豹面前被摆上一颗糖果,爆豪胜己皱起眉头,盯着自己右手拎着的一团东西。

好轻。

明明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给爆豪胜己的感觉却像一袋棉花。他还在昏迷,藻绿色的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脸上是厚厚一层干硬的泥巴。

爆豪胜己刚刚在城镇废墟的角落里发现了他,看上去是独自生活了一段时间,耗尽了全部物资打算等死。只有一盏岌岌可危的油灯马上就要熄灭,这少年缩成一团,身上有被辐射鼠咬出的创口。

当时爆豪胜己是没打算管他的,然而鬼使神差的,等他回过神来手里已经多了一个脏兮兮的衣领,连着一具即将干枯的躯体。

好麻烦。

就在爆豪胜己打算拖着捡到的小垃圾回自己的据点时,绿发的少年醒了,他努力睁开眼皮,露出一条缝观察外界,然后动了动干裂冒血的嘴唇,开始扯着衣领剧烈地咳嗽起来。

爆豪胜己难得耐心地停下脚步,把少年甩到地上任他揪住衣服一副要把肺咳出来的样子。

绿发少年咳了一阵子,有几滴因为太过干渴而撕裂咽喉的血在沙砾上炸开,像几朵鲜艳的花。他一边大口地喘气,一边胆怯地偷偷打量站在他旁边的爆豪胜己,目光卑微得如同见到神祗。

“我把你捡了回来。”

爆豪胜己的眼睛上下转动,总算看清一点小垃圾的模样,有点长的头发像个草垛堆在头顶,脸和锁骨瘦得凸出,一双惊恐的眼睛显得很大,几乎占了半边小脸。

发色,眼睛,都是在废土中难得一见的草木绿色。

那片黯淡的幽绿湖泊中,满是爆豪胜己居高临下的身影,以及他略显兴味的表情。

少年张了张口,却只发出一些难听的嘶哑音节。就像个锈蚀的风箱吱呀作响。

爆豪胜己挠了挠脸,取过自己随身携带的一瓶淡水递给伏在地上的少年,后者在看到水的一刹那惊喜难抑的瞪圆了眼睛,眼里那片幽绿湖泊从死寂变为波澜万丈,他微微颤抖着张开嘴唇,就好像失明的人见到第一缕光明。

他走调的古怪嗓音低微地询问,

“给我的……水?”

爆豪胜己见他这副窝囊样子就莫名的来气,他的脾气当然不好,在废土的生存法则中好脾气和热心肠等于慢性自杀,这个光怪陆离的干枯大地可不是给你当好人来的。

他习惯了杀戮,习惯了用最暴力的手段去最快地解决问题。

而现在他面前的小垃圾连一瓶水都打不开,那双鸡爪子一样的手笨拙得像是个残废。

于是爆豪胜己啧了一声一个箭步上前,手指粗暴地掐住少年硌人的尖下巴,用力掰开他的嘴唇,将那瓶水毫不轻缓地灌入他的口中,有不少液体来不及吞咽被少年不小心漏了出来,顺着口角滴到干裂的地面。


少年看见那些被水润湿的褐色斑点,立刻就如同发疯一般挣扎起来,瘦弱的身躯里不知道从哪里迸发出惊人的力气把压在他上身的爆豪胜己推开,由于长时间吞咽而泛红的眼角隐隐有了哀求的意味。

“够了……不要浪费这些……”


“老子让你喝,再磨叽我就扔下你。”

爆豪胜己冷冷地说,怒气燃得更旺。这小垃圾敢违抗他就算了,居然还嫌他浪费?如果他爆豪胜己差这点物资的话会捡这小垃圾回来吗。

少年闻言不敢继续出声,只是低下头不看爆豪胜己危险眯起的眼睛。


“既然醒了就赶紧跟上来。”

“跟不上也别指望老子等你。”

爆豪胜己扭头就走,只丢下两句生硬的话在风沙里回荡。少年咬了咬牙还是猛地发力想要站起来,然而他已经将近五天没有进食,刚才的水不过是让他即将枯竭的生命被重新焕发。

他的双腿虚浮无力,踩在地上没有知觉,失去支撑的他立刻重新倒在地上,脸颊被干硬的地面擦破。


于是少年抬起头想要看看爆豪胜己,却发现他已经走出十米远了。

他的身体没有力气,胃似乎已经死了,连饥饿的反应都没有。他的脸颊一片温热,血红色渐渐模糊了眼。

可是。

十多天以来他一直没有放弃地寻找出路,直到物资全部告罄,而他一人被围在城镇废墟中,终日与死尸为伴。他那颗心脏才渐渐绝望。

现在,生路就在眼前,从爆豪胜己一直延伸到他面前。


这是活下来的唯一出路啊。


少年咬紧了牙关,脱水的身体连虚汗都没有,他用龟裂的双手用力抠住沙地,努力带动身体往前挪动。


他就像沙中航行的船,艰难而异想天开。


这条路,照他爬行挪动的速度可能天黑只能走完一小截。但是所幸爆豪胜己的脚印此时成为了路标,让少年沿着那些痕迹一点点努力。

他爬了很久很久,从血色残阳到星辰夜幕,那些战后变得格外明亮的星星用审视的目光漠然注视着少年渺小的身体,看着他被远远抛在时间的身后。





少年那双破破烂烂的手血淋淋的,指尖埋在土里。他的眼睛多次闭上,又带着某种执念睁开,幽绿的眸倒映出半边星空和黑漆漆的沙。



他的意识濒临溃散了。



最终他的眼睫毛不甘心地遮盖住眼睛,还在无意识地颤动。他的呼吸缓慢而沉重。



就在天边划过一颗流星的时候。绿发少年昏了过去。

TBC.

耶.

评论 ( 2 )
热度 ( 15 )
TOP